读清代著名诗人黄任的《香草斋诗集》

不久以前,我写过《关于清代重要诗人酌评介——读张维屏国朝诗人征略》一文,其中特別提到黄任(莘田)的《香草斋诗集》。但语焉不详,仅仅略事点缀而已,因此很想有机会对他的诗谈一点意见。

黄任生平简介

徐世昌《晚晴簃诗汇》卷五十五,采黄任诗三十五首。介绍他的生平,略云。“黄任字莘田,福建永福人,康熙四十一年壬午(1702年)举人,官四会知县。”附许子逊作的《黄任传略》云:“莘田宦粵,有惠政,罢官归,贫不能自存,而独耽于诗。清词丽句,错落于弓衣罗帕间。七古出入韩苏,弃妇词有乐府遗意。五言古《筑基》《赈粥》诸篇,恺直悱惻,香山之《秦中吟》也。至七言绝句,实兼玉溪、金荃、樊川之长,有妙思,有新色,有跌宕之致,有虚响之音,一唱三叹,深情流注于其间,令人悄焉以悲,怡然以悦,黯然魂销而不自持。”
徐世昌又引杭堇浦之言曰:“莘田七绝,秀韵独出,兼饶逸气。丰髯秀目,工书好客,诙嘲谈笑,一座尽倾,有砚癖,自号十砚先生。”

黄任诗述评

黄任诗又名《秋江集》,共六卷,:计九百七十余首,而七言绝句,竟有六百余首之多,实为古今稀有。他的《杨花诗》云:

行人莫折柳青青,看取杨花可暂停。到底不知离别苦,后身还去作浮萍。

按隋无名氏诗:“杨柳青青着地垂,杨花漫漫搅天飞。柳条折尽花飞尽,借问行人归不归。”又按陆佃《埤雅》:“杨花入水化为萍。”黄任把杨花入水化为萍深一层写,自然便打动读者的心弦,无怪当时诗人称十砚翁为“黄杨花”了。他自己在《答高姜田太守诗》云:“升堂相见无馀语,诵我杨花七字诗。”

《春日杂思四首》之二云:

“桔花和露落青苔,镜槛无风暗自开。凉月不知人已散,殷勤犹下画帘来。”

所谓“镜槛”,按李商隐诗注:“镜槛,水槛也。水光如镜曰镜槛。”这首诗写凉月在人散之后,还殷勤犹下画帘,给人以无限寂静的感觉。其第一首:“百折红阑不见人,小池风皱绿鳞鳞。夕阳大是无情物,又送墙东一日春。”所谓“红阑”,白居易诗:“红阑三百九十桥,”红色阑干,倍觉鲜丽,末二句憎怪夕阳的无情,有“怨美人之迟暮”的慨叹。

《西湖杂诗十四首》之一云:

“珍重游人入画图,楼台绣错与茵铺。宋家万里中原土,博得钱塘十顷湖。”

按周密《癸辛杂识》:“西湖青山四围,中涵绿水,金碧楼台相间,全似着色山水。”这诗末二句谴责南宋君臣,偏安一隅,把恢复失土的雄心壮志全拋脑后,“十顷湖”变为“销金锅”,岂不可叹可恨!第五首:“荷花十里桂三秋,南渡衣冠足卧游;争唱柳屯田句好,汴州原不及杭州。”

据罗大经《鹤林玉露》:“孙何帅钱塘,柳耆卿(永)作《望海潮》词赠之,有“荷花十里,桂子三秋”句。金主闻之,遂起投鞭之志。谢处厚诗:“谁把杭州曲子讴,荷花十里桂三秋。那知草木无情物,牵动长江万里愁。”荷艳桂香,妆点湖山清丽,使得当时的士大夫流连于歌舞之乐。宋林升《题临安邸》云:“山外青山楼外楼,西湖歌舞几时休?暖风熏得游人醉,直把杭州作汴州。”可以和黄任的诗先后辉映。

《西湖杂诗十四首》之七云:

“珠襦玉匣出昭陵,杜宇斜阳不可听。千树桃花万条柳,六桥无地种冬青。”

陶宗仪《辍耕录》记载:“会稽唐珏愤浮屠杨琏,发掘诸陵,攫珠襦玉匣,弃骸草野,乃敛赀邀里少年共瘗之,各置其表曰某陵某陵。(按瘗yi去声,祭韵,埋葬。《诗·大雅·云汉》:“上下奠瘗,靡神不宗”。)

“种冬青”据黄宗羲《南雷文案》言:“山阴王修竹富好客,……造六石函,刻纪年一字为号,瘗兰亭山,后种冬青树为识,皆修竹事,后知玉潜霁山者,各以其事实之耳。今会稽城南兰亭山天章寺,即冬青识处。”

又按《西京杂记》:“汉帝送死,皆珠襦玉匣。”杜宇:杜鹃。《寰宇记》谓为古蜀王杜宇所化。西湖六桥植桃柳。冬青,植物名,一名冻青,冬青科,常乔木。《本草纲目》李时珍曰:“冬青即今俗呼冻青树者。”

第九首

画罗纨扇总如云,细草新泯簇蝶裙。孤愤何关儿女事,踏青争上岳王坟。”

明刘基诗:“钱塘胜地作南都,纨绮如云隘广涂。”纨绮即纨绮所制之扇,或作纨素。《文选·班婕妤怨歌行》:“新裂齐執素,鲜洁如霜雪。”“簇蝶裙”:韦氏子诗:“惆怅金泥簇蝶裙。”簇蝶,花名。段成式《酉阳杂俎》:“簇蝶花,花如朵,共簇一蕊。蕊如莲房,色如褪红,出温州。”簇蝶裙,簇蝶花之裙也。岳王坟:《西湖游览志馀》:“三月三日,都人士皆来岳武穆墓上观秦桧像。叱咤之声不绝。”林垐(福清人,字子野,崇祯进士)诗有云:“野莺渐叫岳坟青,响句千年破晓扃。游女何知幽愤事,年年车马柳边轻。”岳坟在岳庙右侧,又叫栖霞岭,从岳坟向上走去,上面还有牛皋墓。

咏物诗也是黄任的拿手戏,如《茉莉花》:

“剪雪镂冰带月笼,湘帘斜卷影空蒙。色迷缟袖潜踪过,香辨乌云暗面通。粒粒掇来珠的(白樂),丝丝穿去玉玲珑。贪凉好并闲庭立,消得依稀扇底风。”

“才种琼姿护绿苔,纷纷白碎粉墙隈。最宜玉手纤纤摘,爱上香鬟细细开。茗碗半分贻钿盒,棕篮小贮报奁台。枕边一朵含风露,簪向西廊拜月来。”

诗写得非常艳丽。其他律诗写得可爱的还很多,不能一一列举了。

《香草斋诗集》中有许多有关民生疾苦的诗,如前引徐世昌的话。此外,陈衍在《石遗室诗话》卷二十六中说:“古体则《筑基行》《赈粥行》二篇实服膺元道州,施愚山不得专美于前矣。”

筑基行

筑基本护田,卖田为筑基。哀此眼前疮,却剜心肉医。绥邑之井税(按:绥州为四会县古名),两围大藩篱。堤防一以溃,千顷皆污池。今年困淫潦,冲决势不支。粒食望已绝,预算金钱縻。县帖昨催筑,先相度土宜。原隰测深浅,形势分险夷。其间腰底面,高厚颁定规。按田派力役,多寡等有差。遂令计税亩,疆界争毫厘。仍有不均怨,弱肉强食之(韩文:“弱之肉而强之食”)。亦有游惰民,而舍业以嬉。里正来下状,喋喋相謷訾。董之宜朴作,欲朴还沉疑。蚩蚩子来前,长吏勤致辞,长吏实不德,灾害余所貽。古风有让畔(《周本纪》:“耕者让畔”),汝忍相凌欺。好德好风雨,与汝苍天祈。三各急畚锸,过此便失时。上官有严限,羽檄催纷驰。劳汝乃活汝,未可生怨咨。筑基冬日短,促迫忧稽迟。夜役以继晷,及老羸妻儿。或有募壮士,佣值倾家赀。堤上月皎皎,堤下水漪漪。绵亘百千丈,官夸如京坻。岂知一丸泥,千万人膏脂。筑基复筑基,筑完亦伤悲。今年筋力竭,岁修无了期。田园斥卖尽,安用筑基为:拟上河渠书,言高嫌位卑。谁是采风者,为吾陈此诗。

这首诗作于雍正五年丁未(1727)年,大水冲决四会苍峰、丰乐等县围基,当时官吏奉上级命令,筑基护田,名曰爱民,实以害民,黄任目击心伤,故为此诗。

另一有名的长诗《赈粥行》,作于雍正六年戊申(1728年),当时四会县大饥,黄任赈民以粥,作诗纪实:

“今年米价高,乃自二月始。其时东作人,尚未及耘耔,绠短井水深,辘轳接不起。展转七八旬,十室滨九死。苟活始自今,登场十日耳。相传此十日,艰苦更无比。譬彼行路人,九十半百里。一春发仓廪,贱价实倍蓰.奈今已悬磬,一钱亦坐视。苏我三阅月,难免须臾毙。此语痛至隐,使我抱愧鄙。急令煮饘粥,欢呼遍村市。其曰正赤午,千百若聚蚁。大半老羸多,肩摩足跛倚。叟叟与浮浮,津津干颊齿。长吏未朝餐,先汝尝旨否。次乃恣蚕食,流□等波靡。痴妪强其儿,不肯辍箸匕。老翁不量腹,哽咽颡有泚。佥云伤饥肠,徐徐乃可尔。明发当复来,渐浙平疮痍。挥之不即去,不去察其旨。问官赈几日,好共妻儿止。官卑俸钱薄,能办几斛米。官云汝无虑,瓶磬罍之耻。许较两岁禄,兼旬供食指。亦有懿德士,告之助为理。待汝刈获声,此举我乃已。东郊一以眺,坚好惟糜芑。望岁如望梅,额蹙变色喜。归衙持箪瓢,余沥饱稚子。”

乾隆十九年甲戌(1754年)许廷钅荣和乾隆二十一年丙子(1756年)桑调元序《香草斋诗集》,都盛称黄任的《筑基》、《賑粥》诸篇,以为仿佛元道州舂陵之作、白香山秦中之吟,细读黄任集,觉得许、桑诸公,并非溢美。

黄任生年是1683年,卒年是1768年,活了八十五岁。他有《八十生日漫成长句十首自感自嘲不知工拙也》诗。第一首就说:

“忽忽浮生八十龄,亦曾猿鹤亦浮萍,已拼世上缘皆吝,枉赋人间性最灵。腊雪有情头共白,春山无伴眼双青。楞严在左南华右,洗手焚香读二经。”

《楞严经》(《大佛顶如来密因修证了义诸菩萨万行首楞严经》之略称)八十卷,唐房融译。庄子隐曹州南华山,所著书名《南华经》,黄任表示他信佛又崇拜庄子,这和白居易晚年的思想几乎是一致的。

八十自寿第九首云:
“华堂朋酒亦交欢,其奈龙锺再拜难。疾病缠绵天与寿,饔飧断续命能安。少能莽卤三条烛,老不希图九转丸。五斗敢忘君赐食,况叨重宴作家餐。”

自注:今年壬午秋闱揭晓日,诸当轴延予修重宴鹿鸣之盛,予滋愧矣!

《石遗室诗话》卷二十六还盛称黄任之女都能诗。略云:“二女皆能诗,次女佩纫咏梅云:‘风空月斜霜满地,西楼人静一声钟’。”陈勾山太仆最赏之,谓谢女柳花不是过也。故先生有東兰女句云:“上巳清明都过了,不论时节好归宁。”又云:“宾客渐稀儿女密,汝来知有柳花诗。”家学渊源,道韫有女,这是谈香草斋诗时应该连带提到的。此外,袁枚《随园诗话》卷六还提到福建女子林氏,《贺黄莘田重赴鹿鸣》云:“丹桂花开六十秋,振衣人到广寒游。嫦娥细认曾相识,前度人来竟白头。”莘田诗风所被,远近乡里女子均为感化,不仅家学渊源而已。

一点说明

按莘田时代较前的有另一黄任,字志伊,号逊庵,直隶元城人。康熙九年庚戍(1670年)进士。历官刑部主事,有《坦斋诗钞》。《晚晴簃诗汇》卷三十六,采坦斋诗三首。或以为同是一人,则大误矣。坦斋有《移枕》绝句云:“落红飞絮满绳床,移枕清阴背草堂。向午梦回山鸟乱。隔墙风送菜花香。”风味很有些和香草斋之诗近似。因此我联想起他来。《唐诗纪事》:建中初,知制诰阙人,其时有两韩翃,德宗御批曰:与作“春城无处不飞花”之韩魟。黄任也有两个,可称是艺坛又一佳话了。
(原载河北省杜会科学院、河北省哲学杜会科学学会联合会主办的《河北学刊》1984年3月20日第二期,总第八期)

【原载】 《河北学刊》1984年3月20日第二期
展开全文 APP阅读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汉程网系信息发布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投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