细说水浒:毒箭与二陈汤

《水浒》“晁天王曾头市中箭”一回说的是,段景柱献给梁山的照夜玉狮子马被曾头市曾家五虎所抢,并扬言要与梁山誓不两立。晁盖听罢心中大怒,发誓要铲平曾头市。谁知出征时狂风吹折军旗,搦战三日又无人应虞,第四日盲动大军又中计被围,晁盖脸上中了史文恭一箭,退回梁山时已“水米不能入口,饮食不进,浑身虚肿”,当夜三更,叮嘱宋江报仇后,便愤然而逝。
狂风吹折军旗乃自然现象,梁山好汉认为这是不祥之兆,这完全是迷信,而晁盖脸中箭身亡是真。这是枝什么箭?《水浒》说是一枝“毒箭”。毒箭在古小说中常见,它并非虚构,过去民间猎手打虎豹下的窩弓,箭头上也是涂有毒物的,这大概是古代毒箭为今所用吧!
箭上涂的什么毒物?古来说法两种:一种说鸩,一说乌头。鸩是传说中的一种毒鸟,陶弘景说:“鸩状如孔雀,五色杂斑,高大,黑颈赤喙,食蛇,人误食其肉立死……昔人用鸩毛为毒酒。”《朝野佥载》中记载:“鸩鸟饮水处……百虫吸之立死。”但这种鸟在有关鸟类学专著中,迄今还没有记载,可能是古人想象中的动物。而乌头确有此物,据《辞海·乌头》介绍,此物为多年生植物。医书介绍,其主根为乌头,旁根称为附子,附子变形而无分根者称天雄,都是常用中药材,主要产于四川、贵州、云南、陕西等地。乌头碱的结晶体2—4毫克即可置人于死地。据《国语·晋语》载:晋国的骊姬为了让自己的儿子奚齐取代嫡出太子申生,就在酒中放入乌头,在肉里搀上乌头,让申生献给打猎归来的晋献公。献公饮前祭地时发现狗吃后死去,让小臣喝酒,小臣也死去,一怒之下杀掉申生,正中骊姬之计。《水浒》里的毒箭,也是含有此物。这箭又飞中晁盖面部,乌头碱随血液循环扩散全身,导致肢体不能运动,言语不清,心率缓慢及房室传导阻滞,最后迷走神经,中枢神经及神经末梢麻痹而死。

二陈汤主治咳嗽胀满、呕吐恶心、头晕心悸等痰饮症候。可是《水浒》里却用它来醒酒。如第二十一回载:宋江被阎婆惜拖回家后,与阎婆惜喝了几杯闷酒,阎婆惜又一夜不理他,使宋江憋气,挨到五更便离家,在县衙门前遇到卖汤药的王公,王公听说宋江“夜来酒醉”,便要宋江喝一碗醒酒二陈汤。

二陈汤不能醒酒,但是酒醉后喝一点还是有好处的:陈皮利气,甘草、生姜补脾和胃,乌梅生津,对治疗醉后呕吐恶心、头晕心悸大有裨益,这也仅是对醒酒起一些间接作用。《水浒》作者用它来醒酒是否搞错了呢?细心的读者大概注意到了,施耐庵在“二陈汤”前冠以“醒酒”二字,这也就是说在二陈汤里加了可醒酒之药,加了什么?加了葛花及枳椇。葛花有解肌退热、利尿作用;枳椇,功能是清利温热。两者都有解酒之功能,在二陈汤中加葛花和枳椇,可谓锦上添花,既可醒酒又可健脾。
展开全文 APP阅读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汉程网系信息发布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投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