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身未老心已衰”——谈张耒《再和〈马图〉》

我年十五游关西,当时唯拣恶马骑。

华州城西铁骢马,勇士千人不可羁。

牵来当庭立不定,两足人立迎风嘶。

我心壮此宁复畏,抚鞍蹑镫乘以驰。
长衢大呼人四走,腰稳如植身如飞。

桥边争道挽不止,侧身逼堕濠中泥。

悬空十丈才一掷,我手失辔犹攒蹄。
回头一跃已在岸,但见满道人嗟咨。

关中地平草木短,尽日散漫游忘归。

驱驰宁复受鞭策,进止自与人心齐。

尔来十年我南走,此马嗟嗟入谁手?
楚乡水国地卑污,人尽乘船马如狗。

我身未老心已衰,梦寐时时犹见之。

想图思画忽有感,况复慷慨吟公诗。

达人遇境贵不惑,世有尤物常难得。

宁能使我即无情?搔首长歌还叹息。

苏轼曾于宋神宗熙宁十年(1077)作《书韩干牧马图》,张耒读了苏试的这首诗后相继作和诗《读苏子瞻韩干马图诗》与《再和〈马图〉》。张耒未亲眼目睹韩干所作的牧马图,仅读过苏轼的马图诗,因而,他在写作《再和〈马图〉》这首诗时,不是泼墨描绘马图中骏马的神情姿态,而是集中笔力抒写他读苏诗后“想图思画”的所想——回想他年少时“唯拣恶马骑”的剽悍生活,所感——“我身未老心已衰”等。显然,这首诗可分为两大部分:第一部分,由开篇至“进止自与人心齐”;第二部分,承前至结句。

第一部分,重在回首往事,叙写诗人年少时剽悍的骑马生活。先概括写,后具体写。开篇两句概括地写诗人少游关西(今陕西、甘肃一带)时的嗜好与性格,有领起下文之作用。“十五”二字,表明诗人当时正处于青春韶华;“唯拣恶马骑”诸语,既写诗人的嗜好,又突出其年少剽悍的性格特征。

接下去,诗人选取勇降“华州城西铁骢马”这一典型材料,具体描写他年少时“唯拣恶马骑”的剽悍生活。“华州城西铁骢马”等4句,前两句重在以夸张的笔调极言华州(今陕西华县)城西铁骢马(毛色青、黑相杂的马)性烈不能降服;后两句主要以白描手法绘其形:两条后腿像人一样站立于庭中,状其声:迎风嘶鸣。这4句写“华州城西铁骢马”,照应上文的“恶马”二字,旨在为下文描写诗人降服此马,反映其剽悍的性格作铺垫,作衬托。

“我心壮此宁复畏”等10句,具体描写诗人勇降此马的情景,写得有声有色,扣人心弦。你看,诗人喜爱这匹马的雄壮,不畏其性烈,置危险于度外,手抚马鞍,足踏马镫,乘于其上,在大道上驰骋,路人见状纷纷闪开,而诗人骑在马上腰挺得稳直,像栽在那里,身疾如飞。此马桥边与人争道,诗人拉牵不止,急中生智,将它侧身逼堕于濠泥之中。只见此马向上轻轻一跃便悬空十丈,诗人手中失落了缰绳,而马仍疾驰不已,回头一跃已上岸。对此,满道的观看者无不啧啧赞叹。这里,诗人不惜笔墨,大肆渲染,借助贴切的比喻(“腰稳如植身如飞”)、夸不失真的语言(“悬空十丈才一掷”等)、衬托的技法(“长衢大呼人四走”,“满道人嗟咨”),惟妙惟肖地再现了诗人当年勇降铁骢马的惊险场面,深切地赞美了铁骢马的雄壮,传神地刻画了诗人年少时剽悍的性格。

“关中地平草木短”等4句承前间接交代诗人降服了铁骢马,并概括地叙写诗人在降服此马后骑着它“尽日散漫游忘归”的生涯。这几句诗与描写诗人勇降铁骢马惊险场面的上文在笔势上恰好是一弛一张,互为映衬,显得波澜起伏有变化。

第二部分,由回首往事转入抒写诗人的感慨。“尔来十年我南走”等4句承上启下,将时间由过去拉回到眼前,地点由“地平草木短”的“关中”移至“地卑污”(地势低洼潮湿)的“楚乡水国”,写骏马也会因时地的变化而遭受冷遇,身价变得与狗一般。字里行间隐寓了诗人对世事的感慨。

“我身未老心已衰,梦寐时时犹见之”,直抒胸臆,抒发诗人年未老而心已衰的感慨——此中蕴含着世事催人老的慨叹,表达了他对铁骢马也是对当年剽悍生活的深切怀念之情。“想图思画忽有感,况复慷慨吟公诗”,点明这首诗是一首和作,是诗人思想他所未见的韩干牧马图,更是他慷慨吟诵苏轼《书韩干牧马图》所作的。这两句诗在全诗的谋篇上可谓回首往事与抒发感慨的触发点,不可或缺。

最后4句进一步抒发诗人的感慨,透露出诗人无计可消除的“淡淡的哀愁”。其大意是:一切见识高超、达观之人贵在遇境而不溺于物,世上珍贵的物品往往难以获得。岂能使我即无情?抓头长歌还叹息。

总之,此诗以诗人读苏轼马图诗“想图思画”为触发点,回忆诗人年少时“唯拣恶马骑”的剽悍生活,并以此衬托他“身未老心已衰”等感慨,结构严谨,笔势张弛有致,尤其是诗人年少时勇降铁骢马的场面写得险象环生,引人入胜。
展开全文 APP阅读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汉程网系信息发布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投诉]

热门资讯

更多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