细说水浒:柴进纳士也因人而异

柴进以“门招天下客”扬名海宇,深得江湖好汉的仰慕。石将军石勇就公开声言:“老爷天下只让得两个人(即宋江、柴进),其余的都把来做脚底下的泥”,“只除了这两个,便是大宋皇帝也不怕他”;宋江的弟弟宋清也说:“人都说他仗义疏财,专一结识天下好汉,救助遭配的人,是个现世的孟尝君。”从《水浒传》中看,谁人有难都愿投奔到他门下。他接待过充军沧州的林冲,资助过落第秀才王伦,热情款待过亡命江湖的宋江,留住过投奔的武松,石将军石勇也在柴进庄上住了四个多月,李逵也在庄上住过多时。但是,从书中所提供的文字看,柴进纳士也有三六九之分,也因人而异。

东京八十万禁军教头、豹子头林冲充军时投奔他庄,庄客是“托出一盘肉,一盘饼,温一壶酒;又一个盘子,托出一斗白米,米上放着十贯钱”,可见这是对一般来客的待遇。故柴进回家见了后便责骂庄客:“村夫不知高下!教头到此,如何恁地轻意。”接着,命庄客“先把果盒酒来,随即杀羊相待”,“安排得食果品海味摆在桌上,抬在各人面前,柴进亲自举杯”陪之共饮。临别时,还以二十五两一锭大银相送,这又是一个档次,而又是另一番样式。

《水浒传》“横海郡柴进留宾”中写到:“那庄客入去不多时,只见那中间庄门大开,柴大官人引着三五个伴当,慌忙跑将出来,亭子上与宋江相见。柴大官人见了宋江,拜在地下”,“口称道:‘端的想杀柴进!天幸今日甚风吹得到此,大慰平生渴想之念!多幸!多幸!’……满脸堆下笑来。”这开“大门”,柴进迎接,而且是“慌忙跑”,又是“拜在地下”,这些又是林冲享受不到的待遇。接着又是请宋江兄弟洗浴,又送上两套新衣服、巾帻,丝鞋,净袜,请宋江兄弟更换,邀进后堂深处饮酒,而且还有“十数个近上的庄客并几个主管,轮替着把盏,伏侍欢饮”。从这回书的描写看,接待宋江的酒宴是何等隆重、丰盛,规格又是何等之高。

武松虽说在柴进庄上住了一年,是根本享受不到宋江、林冲这样的礼遇的。因为,他的地位、声誉远不如他们。尽管《水浒传》中一再交代武松初来柴进庄时,也受礼遇,只因武松脾气不好,喝酒生事打骂庄客,被柴进冷淡,使武松受到冷落。但是书中“也一般接纳管待”几字,就道出这“接纳管待”是低档次的。是一般的,恐怕也就是林冲初到柴进庄时,庄客按常规端出的五个“一”及“米上放着十贯钱”的做法。初次接纳都这样,武松在柴进庄住了一年,这一年的日子会怎样,便可想而知了。也正如此,武松在柴进庄身患疟疾无人过问,只得自己在东廊前找地方烧火御寒。也正因此,当柴进找宋江找到武松面前,谈到宋江时,武松才会直言不讳地说:“他便是真大丈夫,有头有尾,有始有终!我如今只等病好时,便去投奔他。”这一席话,可看出武松的直率,同时也间接地数落了柴进的不是。说宋江是个“真大丈夫”,言下之意,不就是说柴进是个“假大丈夫”吗?说宋江“有头有尾,有始有终”,不就是批评柴进待人有头无尾,有始无终吗?还好武松初来,接待的规格就一般,如一开始象林冲、宋江初来那样高规格,而后来就完全改变了的话,真不知此时的武松要说出多难听的话来。说病愈后便投奔宋江,更是道出武松一肚子的怨气及不如意,也是对柴进待客因人而异的公开批评。结识宋江后,宋江大喜,抓住武松的手,一同到后堂酒席上,又让武松与自己一同坐上座。酒后宋江又留武松在“西轩下做一处安歇”。这些行动,看似平常,但对长久受人奚落的武松来说就倍感亲切、温暖、真诚。这些举动与柴进因人而异形成鲜明的对比。此后宋江拿钱为武松做衣服,可见武松的衣裳已经破旧。临别时,宋江又“取出一锭十两银子,送与武松”。这一切当然使武松这条硬汉感动的感激涕零。这一切又应证了武松所说的话:“他便是真大丈夫,有头有尾,有始有终。”正因为宋江对其厚爱,武松才寻思道:“结识这般弟兄,也不枉了!”言下之意,不又有贬柴进之意吗?可见像武松这样的平民,柴进的待遇又是另一样规格。这不同的接待方式,也充分反映出这位凤子龙孙待人也是有等级之分的。
展开全文 APP阅读
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汉程网系信息发布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投诉]

精彩推荐